中國水利水電市場
首    頁|招商會議|南水北調|節水灌溉|水電新聞|擬建項目|招商引資|招標信息|中標信息|行業展會|網站招商|政策法規|項目信息
供應信息|合作信息|租賃信息|行業論文|成功案例|實用技術|行業會議|專題報道|企業招聘|個人求職|景區風采|水 之 緣|聯系我們
  雜志內容檢索:關鍵字 年號 期數
 
 

用戶名:


密 碼:

  
 
 
  雜志簡介 征文啟事
  廣告征集 刊物征訂
 
 
設計院風采展示
水利信息化交流天地
風景區展示專輯
節水灌溉論壇
土工合成材料專欄
 
 
 
省    份:
單位名稱:
關 鍵 字:
全國水資源保護局
萬家設計院名錄
萬家施工企業名錄
萬家水利企業名錄
 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>>水文化
 


小水電不是生態禍害

    小水電正遭遇成長的煩惱:盡管國際公認小水電是清潔能源,有的地方卻對其限制、叫停。“小水電開發截斷河流,與民爭水,破壞生態……”近些年,這樣的質疑聲不斷。
    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提出,扎實有效去產能,為清潔能源發展騰空間。作為清潔能源的農村小水電是否清潔?今后何去何從?帶著問題,記者到水電大省福建和浙江進行了調查。
    是否破壞生態?
    小水電本身沒問題,科學開發,環境影響可控;不能“一人得病,全家吃藥”
    福建永春,是我國小水電發源地。山水桃源,四季永春,這里水系發達,在750km的潺潺河流中,鑲嵌著220座水電站。
    小水電曾是點亮山鄉的“第一根火柴”。湖洋鎮清白村92歲的劉阿婆回憶:“上世紀50年代村里就有了電,點上了電燈,那個亮啊,比其他村早了十幾年。”
    歲月流淌,小水電快速成長,農村缺電問題解決了,新的爭論多了:截斷河流、河段脫水、與民爭水、地質災害……社會上對小水電的質疑讓其處境艱難。
    小水電開發一定會破壞生態嗎?
    “這樣的認識有偏見。”縣水利局局長鄭雙偉直言,小水電自身不吃水,是綠色工程。他并不回避矛盾,早期建的電站,受當時條件限制,有的規劃設計不科學,再加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大規模開發,部分電站出現河段減脫水等問題。全縣1990年前建的電站48座,占比21.8%,其中有問題的是少數,不能“一人得病,全家吃藥”,罪責所有農村小水電。
    “事實上,通過技術手段、管理措施,老電站的負面影響可以降到最低。”鄭雙偉說,2015年縣里對18座老電站分類實施“限制、改造、退出”,老電站煥生機,河道重現清流。
    對小水電的生態質疑主要集中在三方面:
    一是會造成河段減脫水。
    桃溪干流的卿園電站,一到枯水期,從引水口到電站放水口,這7km長的河段容易干涸。這也是人們爭議的減脫水河段。
    問題是否有解?2015年電站實施改造,新增48個放水孔。記者看到,汩汩清水從放水孔流入河道。“措施挺簡單,有了放水孔,枯水季優先保生態,每秒1m3流量,河段就不會脫水了。”電站負責人林景生說。
    達埔鎮巖峰村,一座裝機320kW的村辦電站選擇了退出。“不是沒法改造,而是設備太老,不劃算,縣里有政策,退出給補貼160萬元。”村委會主任潘才務說。
    二是小水電建壩會截斷河流。
    干了大半輩子水利,永春縣水電建管站站長潘炳坤認為,小水電并不是都需要建壩,即便要建,其裝機小,壩不高,類似城市的橡膠壩。提起橡膠壩,人們都說對生態有好處,不能一和小水電掛上鉤,就成罪狀了。全縣這么多電站,如果條條河斷流、河床干了,哪能運行幾十年?
    三是會與民爭水。
    浙江溫州市仙巖鎮,朱自清筆下的梅雨潭就坐落在這里。山色青翠,池水墨綠,山腳下的仙北村小橋流水,一派醉人風光。村委會主任李勇說:“上游3座電站,兩座小水庫,與村里關系挺好的。如果沒有工程調蓄,梅雨潭不可能常年有水。”
    仙巖水電站站長鐘曉東說,山區河流有季節性,遇到大旱,放不出水的情況也有,不能把缺水矛盾全推給小水電。
    “科學客觀認識小水電,不能把反對水電當‘時髦’。”國際小水電中心主任程夏蕾認為,小水電本身稟賦沒問題,其負面影響是一些地方無序開發、管理粗放造成的,根源在于制度不健全、體制不完善。通過科學規劃、嚴格監管,這些問題可以有效遏制。
    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員王亦楠說,值得注意的是,在國家嚴控過剩產能背景下,煤電裝機仍在擴容,一些地方電力棄水、棄風、棄光嚴重,僅川滇兩省去年棄水電量就達800億kW·h。深化能源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不能以生態為由壓制水電。
    開發利大弊大?
    總體看利大于弊,減排效益大,綜合效益明顯;堅持生態優先,綠色轉型是方向
    新時期,小水電如何定位,決定著小水電的未來。
    “任何人類活動對生態環境都有影響,不只是小水電,風電、光伏也不例外。關鍵是如何權衡利弊。”程夏蕾表示。
    ——小水電融入農村生產生活。
    永春縣236個行政村,122個村有水電站。70%以上電站是村集體管理,平均一個村年水電收入20萬元。
    仙巖水電站承擔周邊村莊的公益服務。鐘曉東說,10個村享受優惠電價,電價每千瓦時便宜3分錢,一年下來將近70萬元。上游兩個村每年給老年協會5萬元,路燈用電免費。
    ——不只是發電,小水電防洪、灌溉、供水等綜合效益明顯。
    溫州永強背靠大羅山,有個美人瀑,高達560m。“過去每逢大雨,山洪暴發,沖房毀田,美人瀑成了‘美人妖’。”浙江永強集團股份公司副總經理鄭長青說。
    為告別逢雨必澇,1957年,2萬多永強人肩挑手提,在石山上生生挖出4座水庫,建成480kW的白水電站,洪水關進庫區,良田得到灌溉。10多萬永強人還解決了生活用電。“從前煮飯靠柴,做飯時煙熏火燎。”鄭長青說,電站建成后,柴火爐逐漸換裝,現在成了電磁爐,山上越來越綠了。
    ——小水電減排效益不小。
    能源回報率是指一個發電站在運行期內發出的電力與它在建設期、運行期為維持其建設、運行消耗的所有電力的比值。國際研究機構數據顯示,從能源回報率看,水電為170—280,而風電為18—34,太陽能為3—6,傳統火電為2.5—5.1。據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研究,小水電減排PM2.5的效益是風力、太陽能發電的1.5倍以上。
    在我國,通過小水電代燃料工程,400萬山區農民實現“以電代柴”。“十二五”期間,農村小水電累計發電量超過1萬億kW·h,相當于節約標煤3.2億t,減排二氧化碳8億t。
    ——小水電是精準扶貧的重要方式。
    程夏蕾說,目前未開發的水能資源大部分集中在832個貧困縣中,就地開發、就近供電,通過探索資產收益扶貧,實現“造血”功能,對山區脫貧有重要意義。
    我國小水電是否開發過度?
    程夏蕾說,目前全國小水電開發率為59.2%,低于發達國家80%左右的水平。像瑞士、法國,小水電開發率達97%,并沒有限制開發。“總體看,發展小水電利大于弊。新時期小水電健康發展,要實現綠色轉型。”
    “小水電堅持生態優先,找準新時期的新定位。”福建省水利廳農電處處長阮伏水說,曾經的大開發、不顧環保,是不可持續的,要從重開發向重生態轉變。
    福建省按照流域水能規劃,“十三五”期間將生態化改造500座小水電站,到2030年所有造成嚴重減脫水的電站,全部落實生態流量。
    浙江發力小水電綠色發展。“十三五”期間,以“改造一批、提升一批、報廢一批”為目標,建設50個生態水電示范區,生態修復300座水電站,有序退出150座水電站。
    如何破除瓶頸?
    小水電呼喚公平待遇,享受可再生能源同等政策,探索生態電價機制小水電綠色轉型,難在如何找到一個利益平衡點。
    以卿園水電站為例,一年枯水期3—5個月,要保障桃溪的生態流量,意味著發電量會損失。電站要賺錢,還要保生態,矛盾如何協調?
    用好市場之手。2015年,永春縣試點生態電價,枯水期水電站轉為生態運行,損失的發電量納入生態成本,提高上網電價,電站得補償,實現河道不斷流。
    “每度電提高5分錢,挺管用。”林景生說,去年電站發電量2100萬kW·h,生態泄流損失310萬kW·h,電價補貼占到損失的70%。“實施增效擴容,電站效益提高了20%,算大賬企業沒怎么吃虧。”
    “福建水電上網電價僅3毛多,5分錢作用很大。”阮伏水說,水電上網由政府定價,福建采取“一站一價”,電價相對較低,這為生態電價機制提供了空間。
    用好政府之手。浙江推動綠色轉型,鼓勵小水電生態改造,安裝生態機組、增添放水口、修建堰壩,省里補貼35%,市里、縣里再補貼一部分。
    向多元化轉型。安吉縣鳳凰水電站,壩下有發電廠,壩上有水廠,“小水電+供水”新增一臺75kW的小機組,去年僅供水就達1000萬m3。電站負責人介紹,按高峰每千瓦時電價0.56元算,1噸水價值只有0.023元,而作為飲用水,1t原水的價格是0.2元。正是有了生態流量,讓下游的遞鋪港常年流暢、水清。
    “小水電+旅游”,金溪水電站向生態轉型。電站董事長戴國斌說,水庫周邊峰險、洞幽、巖奇,“發電是功能之一,生態旅游是大方向,轉型完成后,景區至少能拉動兩個鄉鎮的經濟發展。”
    小水電實現綠色轉型,離不開政策引導。
    不少基層水電站負責人反映,作為可再生能源,小水電一直沒享受優惠政策,上網電價偏低。目前小水電平均電價0.33元/kW·h,是風電電價的1/2、光伏電的1/3、火電的3/4。“小水電發展呼喚公平電價。”
    低電價讓小水電發展舉步維艱。一位水電站負責人說:“按現在的電價,近幾年新建的電站基本都賠錢。電站生存都難,再顧及生態效益談何容易?”
    王亦楠說,雖然《可再生能源法》明確規定水電是可再生能源,但多年來水電一直未能享受激勵政策,被排擠在全額保障性收購政策外,導致水電消納受阻。國家層面應加快頂層設計,打破地方壁壘,盡快把水電納入可再生能源全額保障性收購范圍。
    程夏蕾建議,綠色小水電建設要因地制宜、分類推進,不能搞“一刀切”。生態電價機制是一個可行辦法,希望按照“誰開發誰保護、誰受益誰補償”的原則,盡快建立生態補償機制。另外,小水電扶貧效益顯著,希望加大政策扶持力度。
    ——摘自《 人民日報 》

發送好友
 

地 址:北京市西城區廣安門內大街甲306號(水利綜合樓)532室  郵 編:100053
電 話:010-63204992 63203738   傳 真:010-63203089  
http://www.341486.buzz   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京ICP備13014720號-1 © 2001~2020 水利水電市場網 版權所有

足球比分网即时比分